王谢子弟-太阳成娱乐

王谢子弟

2020-05-13 22:04

  七爷等信信不来,心里着急,在旅馆里发脾气。房中地板上到处抛得有香烟头,好象借此表示要不负责一切不负责的意思。

  算算日子,已经十九,最末一个快信也寄出了七天,电报去了两天,盼回信还无回信。七爷以为家中妇人女子无见识,话犹可说,男子可不该如此。要办事就得花钱,吝啬应当花的钱,是缺少常识,是自私。

  “什么都要钱!什么都要钱!这鬼地方哪比家乡,住下来要吃的,捉一只肥鸡杀了,就有汤喝。闷气时上街走走,再到万寿宫公益会和老道士下一盘棋,一天也就过去了。这是天津大码头,一走动就得花钱,怕走坐下来也得花钱,你就一天不吃不喝躺到床上去,还是有人伸手向你要钱!”

  七爷把这些话写在信上,寄给湖北家里去,也寄给杭州住家的两个堂兄,都没有结果,末了只好拿来向跟随茅大发挥。

  其时茅大在七爷身边擦烟嘴,顺口打哇哇说,“可不是!

  好在还亏七爷,手捏得紧紧的,花一个是一个,从不落空。若换个二爷来,恐怕早糟了。“

  七爷牢骚在茅大方面得了同情后,接口说,“我知道我凡事打算,你们说不得一背面就会埋怨我:(学茅大声气)‘得了,别提我家七爷吧,一个钉子一个眼,一个钱一条命。要面子,待客香烟五五五,大炮台,不算阔,客一走,老茅,哈德门!真是吝啬鬼!’我不吝啬怎么办。钱到手就光,这来办事什么不是钱。大爷三爷好象以为我是在胡花,大家出钱给我个人胡花,大不甘心似的。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”

  “他们哪知道七爷认真办事,任劳任怨的苦处。可是我昨天打了一卦,算算今天杭州信不来,家里信会来。”

  “会来吗?才不会来!除了捏紧荷包,他们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若不是为祖上这一点产业,作子孙的不忍它不明不白断送掉,我不舒舒服服在家里作老太爷,还愿意南船北马来到这鬼地方憋穷气?“

  茅大说,“他们不体谅七爷,殊不知这事没有七爷奔走,谁办得了?也是七爷人好心好,换谁都不成!”

  七爷苦笑着,一面剥格剥格捏着手指骨,一面说,“这是我自己讨来的,怪不得谁。我不好事,听它去,就罢了。祖上万千家业有多少不是那么完事?我家那些大少爷,没受过什么教育,不识大体,爱财如命,说是白说。”

  “我可不佩服那种人,看财奴。”

  七爷耳朵享受着茅大种种阿谀,心里仿佛轻松了一点。话掉转了方向,“老茅,我看你那神气,一定和二美里史家老婊子有一手,你说是不是?”

  茅大又狡猾又谦虚摇着手,好象深恐旁人听见的样子,“七爷,你快莫乱说,我哪敢太岁头上动土!我是个老实人!”

  “你是老实人?我不管着你,你才真不老实!我乱说,好象我冤枉你做贼似的,你敢发誓说不摸过那老婊子,我就认输!”

  茅大不再分辩了,做出谄媚样子,只是咕咕的笑。

  七爷又说,“老婊子欢喜你,我一眼就看明白了,天下什么事瞒得过我这双眼睛!”

  “那是真的,天下什么事瞒得过七爷?”

  “家里他们还以为我为人不老成,胡来,乱为。”

  “他们知道个什么?足不出门,不见过世界,哪能比七爷为人精明能干,绝顶聪敏。”

  茅大知道七爷是英雄无钱胆不壮,做人事事不方便。这次来天津办地产交涉,事情一拉开了,律师,市政府参事,社会局科长,某师长,某副官长,一上场面应酬,无处不是钱。

  家里虽寄了八百,杭州来了一千,钱到手,哗喇哗喇一开销,再加上无事时过二美里“史湘云”处去坐坐,带小娼妇到中原公司楼上楼下溜一趟,一瓶法国香水三十六元,一个摩洛哥皮钱包二十八元,半打真可可牌丝袜三十元,一件新衣料七十五元,两千块钱放在手边,能花个多久?钱花光了,人自然有点脾气。不说几句好话送他上天,让他在地面上盘旋找岔子,近身的当然只有吃亏。

  七爷为人也怪,大处不扣扣小处。在场面上做人,花钱时从不失格,但平常时节却耐心耐气向茅大算零用账,发信,买纸烟,买水果,都计算得一是一,二是二,毫不马虎。在他看来这倒是一种哲学,一种驾驭婢仆的哲学。他以为孔夫子说过,小人女子难养,放纵一点点必糟。所以不能不谨严。


上一篇:山海经·海经·海外东经
下一篇:外东消夏录
扩展阅读
太阳集团娱乐网址
第五通道(6)

星际迷航(全文在线阅读) 2.第五通道(6) 罗德双手抱住了脑袋,他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爸爸快要死了他甚至一点...点击了解…

太阳集团娱乐网址
炼狱(漂流三部曲)

炼狱① ①作者原注:外文为Purgatory。基督教的说法:不完全的信徒,在进入天国之前,要先在地狱里锻炼灵魂,洗涤...点击了解…
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