考试记实-太阳成娱乐

考试记实

2019-07-18 09:19

  我从小酷爱哲学,社会科学,决心把自己的一生献给追求真理的事业。为此,坐了二十一年监狱。

  四人帮被粉碎后,我仍是苗溪菜场的一名就业人员。十分恶劣的环境里,我追求真理的志向不改。十多个小时的重体力劳动之余,先后写了有关哲学、社会科学的论文四十余篇,并着手写二百余万字的《哲学探讨》一书。文章写出后,无处投递,曾寄给一位远方的女朋友,她戏称我为不知天高地厚的人。胡耀邦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长期间,我大着胆子将论文寄给中共中央宣传部,只想找个存放论文的地方,其它别无考虑。我决心一月寄一篇论文与他们,一直寄下去,直到文章寄完为止。寄出七篇文章后,收到他们的回函。他们肯定我的精神,要我找地方有关部门或科研单位探讨。于是,我将《哲学探讨纲要》,寄给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地委宣传部,将寄给中央宣传部的七篇文章,寄给省委宣传部。寄给地委的东西,是坭牛入海无消息。寄给省委的东西,很快被退回我处。我们的干部看后虽未组织人对我进行批斗,但仍找我去谈话,给我施加压力,要我不要乱寄东西。正当这时,国务院第一次[也是唯一一次]批准中国社会科学院向社会公开招收研究人员。我想报考,又怕作为就业人员的身份,人家不准。我决定请假到成都探听是否可以。

  我向中队长请假去成都,中队长不准。找指导员,指导员也感觉为难。在劳改队,就业人员要去参加国家组织的考试,是从未有过的。我将国务院的报考通知给指导员看了,他默然。他答应与中队长商量一下再说。中队长找了我去,他说:“就业人员有什么资格参加考试?”我说:“简章上并没规定就业人员不准参加考试。恰恰相反,要求各单位量才放人。”他反问:“怎么能认定你的才能够资格?”我说:“这不是我认定,也不是苗溪可以决定。决定权在省招考办。我必须请假到成都,由人家确定够不够资格。”他无言以对,感到有些气愤。后来指导员认定我的理由,就劝说中队长,准了假,我就踏上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报考之途。

  我只到过成都一次,而且还是二十多年前路过,对成都很陌生。来到成都,首先探听省委宣传部,东问西问,终于找到省委机关所在地。作为普通人,甚至于比普通人还低一等的就业人员,要想进入省委大门,谈何容易!天上飘着鹅毛大雪,来到省委门口,就愣头愣脑地往里闯。守门的卫兵挡住我,要我到省委接待室接受接待。八点钟,省委接待室坐着各种原因要求进入省委机关的人。人们虽然来自四面八方,但是,每个人都有硬火证明。我只是一个就业人员,能拿出我的就业证明给别人看吗?如此,我要找省委宣传部就难上难,好不容易请准假,这一趟会白跑么?

  第一个要求进省委的,是某厂要求落实政策的工程师。工作人员告知他,他们负责给某厂联系,为他解决。他左说右说,总想进入省委,但是,负责接待的人,仍没有要他进去,他只好走了。第二个要求进去的,是双流县委要求落实政策的一个干部,他指名道姓要见某某省长,说他的事,是某省长负责解决的,工作人员劝他去某某地,就必定有结果,他被劝走。第三个声称是某某委员的熟人,说是与某某委员带东西来,要求当面交。工作人员给某某委员打个电话,某某委员来到接待室收了他的东西,也未能进入省委。轮到我了,没有别的办法,就只好把中共中央宣传部给我的回函给他们看。这是他第一次接待这种类型,他拿不定主意,不知怎么办,他要我等一下,我心中有了一线希望。一个多小时过去,脚已经发僵,等的人都走了,我却还在等待。十点过钟,一个四十多岁的干部来了,年青的工作人员,把我的情况向他作了介绍。他问我不进去行不行,我说当然不行。他说可以电话省委宣传部的人,让宣传部的人出来面谈。我抽出一本写的约五万字左右的本子给他看,我说:“这能三言两语说得清楚吗?”他愣住了,在屋内来回踱步,最后,给我开一张条子,让我进入省委大院。

  省委大院静悄悄的,除轿车和房子外,什么也见不着。我不知省委宣传部在那幢房子,天上飘着雪花,连一个人影也没有,不知该问谁。原来认为,只要进入院内,就什么事情都可解决,这时却感到十分寒冷。我转了一个拐,看见一个小孩正在那里跳橡筋绳,我只好向他发问。小孩很高兴,他似乎第一次在院内看见陌生人,就领我到了宣传部门外。他惊喜地大叫:“来客了!”一个干部把头从屋里伸出来,“请进!”干部边说边打开门。我走进屋子,寒冷的心一下变得暖和起来。室外,正飘着鹅毛大雪,室内,是水磨石的地面,窗上挂着绿色窗帘,屋中有暖气设备,自是春色融融。干部递给我热气腾腾的茶,又给了我一枝大中华的烟,我接受了茶,谢绝了烟。我坐在沙发上,这是一生中第一次坐沙发,感觉十分和软。我开始说明找他们的目的,谈话只有十几分钟,说去说来,都说不该他们管,要我去找刚成立的省社科院。他告知我省社科院的地址,要我到省社科院询问。我的心冷了,早知这样,何必拼死拼活要进这大院。不过,这次经历,倒十分能够印证钱钟书先生有关围城现象。没有进去时,总想进去,进去了,无不过于那么一回事。我走出省委大院,已是十一点,按那干部指定的途径,匆匆向社科院跑去。


上一篇:柴静散文:世间有情人
下一篇:席慕容散文:天真纯朴的心
扩展阅读
太阳集团娱乐网址
蒙田《热爱生命》

我赋予某些词语特殊的含义,拿ldquo;度日rdquo;来说吧,天色不佳,令人不快的时候,我将ldquo;度日rdquo;看作是ldquo;消...点击了解…

太阳集团娱乐网址
坠入凡间的精灵——谨以

ldquo;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rdquo;mdash;mdash;题记和畅相识是在读高中一年级,我们同班。她梳着男孩子似的...点击了解…

Baidu
sogou